围观

实际上,早在2019年12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指出“国家将进一步研究采取降准和定向降准、再贷款和再贴现等多种措施,降低实际利率和综合融资成本”。

第三次,9月实施第三次降准,于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再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本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9000亿元。

不过,他同时认为,对于房地产市场在信贷社融等这些方面进一步获得融资,相对合理、宽松的流动性的状况也是有利的。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是全面降准,体现了逆周期调节,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降低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直接支持实体经济。

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主任连平认为,此次降准和先前央行所推出的存量贷款的定价机制的转换,这两者之间的结合有助于进一步推动金融机构来更好地通过降低成本,保持合理的金融支持的力度来更好地服务好实体经济,尤其是有助于促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状况得到进一步的缓解。

第一次,1月实施全面降准,彼时处于春节前夕,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于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共降准1个百分点。本次降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

同时,记者注意到,央行在每一次降准时都会重申,是为了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实体经济发展,并不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取向发生改变。因此,此次降准是央行系列货币政策的延续,还不能说是货币政策从稳健向积极的调整。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则强调,降准不改“房住不炒”政策基调,但货币政策灵活适度叠加房地产调控政策回归中性有助于实现“三稳”目标。

“即使是进一步降准,流动性保持合理的充裕,也应该不会导致资金大规模的流入房地产市场。”连平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为了继续保持房住不炒、房地产市场总体平稳的要求,一个阶段以来金融支持房地产这个方面政策总体是偏紧的,尤其是对于银行以及部分社会融资方式对房地产的支持这个方面有了较为严格的管控,这种态势在未来一个阶段不会发生根本的改变。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分析,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12月31日,央行公告不开展逆回购操作,也为1月降准埋下了伏笔。

易居企业集团CEO丁祖昱认为,“即使央行继续释放流动性,也不会马上传导到房地产,楼市不是受益者。央行降准的目的是支持实体经济,对房地产市场影响较小。房地产未来应该会自己走完调整期,建议房企不要对短期市场有所侥幸。”

其中,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获得长期资金1200多亿元。同时,此次降准还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将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降低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直接支持实体经济。

诸葛找房副总裁苑承建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他说,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符合市场预期以及当前市场资金状况,有助于提高经济的活力,同时应对年底年初的大量资金需求。本次降准对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利好,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对需求也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也会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预计利率也会有所下降,对市场也会带来利好。但金融机构对房地产信贷依然是严格管理,下调存准金率并不会导致大量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造成市场的波动。

他建议,2020年货币政策进行正常的逆周期调节,不大水漫灌,该降准降准,该降息降息,通过小幅、高频、改革方式降息,辅以“量价并举”的方式,引导实际利率下行。中长期来看,还需要继续疏通利率的传导机制,改善流动性分层,消除所有制歧视,纠偏房地产融资过紧,对刚需和改善型需求给予重点保障,从宽货币转向宽信用。

第二次,5月实施定向降准,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区域内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为8%。本次降准释放资金约2800亿元。

免责声明:文章《围观》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